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 教工之家 > 趣味活动 >> 正文  
闲聊花鸟之事
作者: 来源: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8-08-16 14:17:53


不知不觉,2016年都已经快过半了,时光就似乎在各种忙碌之中悄然走过。一直想停下脚步,细细整理这些生活,但是总不能如愿,总会被各种琐碎的任务所羁绊。

现在的工作是被推着走的,容不得你自己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思考。于是,今年总会是各种忙碌。连一向条理性很差的我,都开始在办公桌摆放各种文件夹,每次文件下来,总要及时的归位,不然一不小心,就要开始翻箱倒柜了。

于是,我很羡慕新搬来的桑总——单位的才子。总是在各种忙碌之中,伺候着花鸟虫鱼,让我惊叹不已,生活中总还是有如此雅致之人。去年的办公室总显得乱糟糟的,我总是嘲笑办公室娘们不懂生活,那么多的女人,咋就弄不出一点花样出来。

桑总来了之后,变化很大,最突出就是那一大鱼缸,养着四五条小金鱼,还有摆放在每个人办公室的各种花草。顿时,办公室就有了几许仙气。我比较好久,从实习生手中硬是抢了一盆芦荟——放在我的桌子上,人太懒,那些娇嫩的花草向来是不适合我的。每天,我大都会蹲在鱼缸前看着那几条金鱼,总是邪恶的笑笑。桑总不明觉以,问我为何如此猥琐的笑?我答曰:“这鱼啥时候死,你们要清蒸还是红烧?”

桑总嗤之以鼻:“我的鱼怎么会死,会死是因为你们都不会养!”好景不长,桑总的鱼个个魂归西去,翻了白肚!桑总一脸的晦气,于是鱼缸的水一直放置到发绿,在群众一致要求之下,方才清空,时间不长,又不知谁在里面倒了几盆泥土。真是所谓的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啊!

相对于鱼,花草倒是容易伺候,只要不是过于娇贵的话,大都还是可以生存很长时间的。不过对于我这种仙人掌都可以玩弄死的人来说,确实是一件比较艰难的事情。于是,我多是置身事外,远远欣赏着。

记得以前暗恋一位女生,特别喜欢四叶草,于是我从某宝里面买了一大堆四叶草,店主信誓旦旦的说一定可以长成四叶。我小心伺候着,没事就倒点水,不说没有长成四叶,竟然个个长得垂头丧气,一副林黛玉似的面孔。于是,我一气之下,全都被我扔到窗台上任其自生自灭了。不过几日,竟然全都活灵活现,竞艳开放,一嘟噜的接着一嘟噜开到了深秋。

夫人的奶奶送了一盆养了20年的铁树,我小心伺候着,就怕哪里护理不到位,到时候伤了老人家的心,不过多日,叶子便开始泛黄,心中一紧,难道这20来岁的铁树即将死于我手?无奈之下,直接放入院中,任凭风吹日晒,狂风细雨,竟然长得生机勃勃。我心中不禁一松:原来这铁树向来是不适合温室的,也许自然才是最好的归宿。

植物,也似人,过于安逸的生活反而不得以很好的生长。后来,读台湾作家林清玄的《桃花心木》,似乎领悟,这植物也许也是需要这生命的无常吧! 


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个文章: 一名心理教师眼中的《摔跤吧,爸爸!》

  • 下一个文章:很抱歉没有了
  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地址: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海南路1号邮编:223300 联系电话:0517-83793333 83793322
    版权所有:Copy Right ©2013-2016 淮安中欣国际实验学校 技术支持:学校网络部 苏ICP备05073165号